写在前面:本文并非预测,无关现实,稍作讨论。
伴随着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爆发,人们对控制货币把持金融的政府以及银行的信心普遍性地下降了;比特币在如此的背景下应运而生——作为贯彻个人意志的交换系统,这个网络实际上希望把人剔除出局。通过保障网络节点的绝对对等与足够分散,比特币已经脱离了任何单一个体的控制,成为足以载入史册的伟大成果。
我与比特币的直接接触仅有一回:从淘宝购入0.04BTC,然后将其中的一半——0.02BTC——汇入EFF(电子前哨基金会)的钱包。实际上这样的转手关系中,我大约多付出了15%的人民币,主要是被淘宝商家赚取,少部分(单笔转账收取0.0005BTC)为比特币钱包网站收取的手续费。
差不多是一年之前的事了。在交易之前我也大概做了一点功课,了解到本地钱包需要下载很大的文件,所以选择了某家美国的比特币钱包托管服务;不想通过银行转账来交易所以选择淘宝(也因为额度比较小)。总而言之,在这之后我就没有接触比特币了。

说了这么多感觉要偏题了。其实我是想表达对比特币的不喜欢来着的。原因在于,比特币的精神在我看来与我的社会理念相左。

借助于网络,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小;人接触范围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大。在今天,即使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实际上也变成了世界性的活动。承认或者不承认,我们对自身的掌控能力已经缩减得近乎为零。
五千年前的人与自己的兄弟妻子一同渔樵采猎;五百年前的人可以住在父亲盖好的房子里,从祖父打下的井中汲水,穿着妻子手织的粗衣,用村口铁匠打制的农具犁田;到了时下,我们平日的吃穿用度,则几乎无一不是来自于自己的视力范围之外:厨房里的食材长自你从未驻足过的田块,手边的电子产品经数千人之手塑型,不竭的动力与清洁的水源仿佛由管线自虚无中奔涌……这个时候,我们关上家门,宣称自己是“独立”的个人,岂不是掩耳盗铃。
比特币大致就是在做这样的事。
因为网络尚未中断,电力未曾枯竭,我们认为比特币固若金汤。

有一个为人熟知的说法,我们所处的现代社会,是一个陌生人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丧失信任,彼此离间,相互防备。我不是这么认为的。陌生人社会带来的,是人与人间信任的进一步提高。
显然,对陌生人的信任不是人的本能行为,我们在社会交往中学会对陌生人的信任。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由于社会化生产的扩张,陌生人在社会中占据了越来越大的份额,除非选择离开社会,否则对陌生人的信任不可或缺;社会意识不可避免地随着社会存在的发展而变化。即使是在冷战时期,相互敌视的两大阵营依然做着互通有无的生意。

经济危机的世界性来自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当今社会化生产的程度前所未有的高,全球性的、对陌生人的信任也是前所未有的多。可作例证的是,比特币这样完全由陌生人组成的系统也能为人接受。
虽然比特币标榜着自己能不依赖信任关系来进行交易,但实际上,比特币正是在相互信任的土壤上萌发的。我们接受贵金属货币,因为我知道它稀有而珍贵;我们接受纸币,因为我认为其他人也会认可我所持的这张薄纸,因为有国家机器会保证这些纸张的流通;我们接受比特币,除了自己的信任别无保障。
有人将比特币钱包保存在个人计算机上,有人托管在公共服务平台上;任你做多少重备份,这种信任关系看上去都是如此脆弱:你必须接受一个你不一定完全理解的理论,一个节点众多,纷繁复杂的网络;必须信任自己的计算存储设备严密无误;必须假定互联网运转正常,以及包括电力在内全部社会设施安定有序……简而言之,在信任了这个社会之后,才可以信任比特币。

所以我有点搞不懂比特币以及它的一些信徒。
借助人们对各自国家货币的不信任,也就是对自己所处社会的不信任发展起来的比特币,明明是完全不能脱离社会存在的事物,为何它会脱离这一现实而获得发展?
我认为,比特币是我们走向完全互信的一次倒退,它脱离了社会基础,可能不是未来发展的正确方向;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