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对腾讯的要求和对小米保持一致,那我无话可说。但是腾讯是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公司,是一家把“微创新”挂在嘴边上的公司,是一家堪称国内互联网界泰山的公司,如果你对它的要求只是“别人也抄我为什么不抄”,“我做无赖我自豪”那么未免也太小看他了。所谓上有所好,下必效焉,纵容腾讯抄袭如同纵容刘青山敛财。

但是如果腾讯真的不过是一位泯然人众的小个子——可以肯定这样的腾讯会艰难地求生然后像很多现在被他打倒的对手这样死去——我也就没有仇恨它的必要了。

 

就像我们批判奥匈帝国穷兵黩武一样,现在会有人说奥地利是帝国主义么?

 

既然你打了一个考试的比方,那么不妨就这个比方探讨一下。那个最后考上第一名的同学,他的父亲是教务处主任,为了给儿子一个好成绩,他除了让他做王后雄学案(kiki),还多买了一份天利三十八套(talkbox);最终考试的时候,别的学生需要奋笔疾书洋洋洒洒10页纸,他却只需要写一张考卷(直接导入QQ用户)。最为无奈的是,他的爸爸和政教处主任还是铁哥们,你无法通过告发来击倒他(形同虚设的反不正当竞争法);那么,你能做的不过是骂他一句:作弊。

 

下一个话题:

微信的用户体验是从何而来?难道是张小龙一个人在家打坐然后憋出来的?我们能非常明显地看出,是微博的失败引导出了微信这样的产品。

凭着这样先天差异来指摘微博的不足何其容易!

正如我们现在指责荆轲刺秦为何不用来复枪一样站不住脚。

 

那么,我为什么不喜欢微信呢?

从根源上来讲,是不喜欢腾讯。因此,自然我必须以新浪微博作为自己所拥戴的一方,即使它一样是抄袭的产物。

也就是说,我面前有两个馒 头,都是馊的,但是我饿极了。其中之一卖的人告诉我馒头是好的,另一家则告诉我馒头确实不太好,因为他醒面的时候被村长找去谈话了所以多放了两个小时所以有点酸,,如果我们不去 买他家啊的馒头他就只能破产了。我会选择后一个。如果你选择的是前一个,难么这是价值观问题,其实无可辩论。

换成在微信的问题上,我是承认微信做得好的;但是我坚持的观点是:微信在价值上并不高出微博,他们一样抄袭,一样“微创新”,之所以看起来微信好只不过沾了微博的光。然后,基于这个价值等同的原则,考虑到我自己的情感取向,我鄙夷微信呢而推崇微博(但这并无碍于我唱衰微博)
你尽可以批判我的偏见,我也毫不掩饰的宣称我是有偏见的。

 

但是,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不得不把措辞改得严厉一些:

你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为腾讯说话,你不是看上去也像收了马化腾的Q币了么?

 

我记得我和你辨论过很多话题,每次我都诚恳地告诉你我的偏见,无论是对谷歌,还是对腾讯,还是对公知,但是最终你都用“你是有偏见的啊”这样毫无见地的方式批驳我。如同我告诉你我对花粉过敏然后我们决斗的时候你刻意挑选在了四月仲春!

 

最后。

当我读到你文章中第四段话的时候,我真的很想跑到你宿舍去摔门。


评论

avatar
65535
没有信仰的小屁孩
Guest

微信买了天利38套,难道米聊是裸考的不成,微信导入了QQ用户也是错?你又何必把他比做富二代来增加看官的憎恨感情呢?为什么不是他爸喜欢读书,家里藏书比较多,然后他读的书也多?再者,你把对腾讯的所有仇恨都加在了微信上,而我并没有去谈腾讯的问题。最后,我那篇文章不是对你喊的,每个人都有偏见,我后悔我之前说你有偏见的话。其实,写来写去有毛意思,你只一看便知,大家根本不会去考虑对方的合理性,只是不断的肯定自己的观点。你不喜微信也罢,与我利益无关,我还见过那种说知乎是抄袭的,所以他永远不会上知乎的xx呢。对于google, microsoft, 语言之争的问题,一样,你有你的立场,但你从来没想过那对不对,我也是。你我只是在捍卫立场,却忽视了立场的正确性,碍于面子?过于自信?我也不知道。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