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没能写出点东西,笔尖秃了、锋毫钝了或者是墨池枯了。公司的电脑上,我重新用起了搜狗输入法,组词果然跟我的习惯有些偏差。这不打紧,若是能磨上一年半载,总能回到趁手的状态。

然而要写。所以,这就成为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只有成为琐屑,才能自然地将它搁置。

整篇都是闲杂的抱怨,或者自哀,也可能是一些已经诵读过几京几兆遍的陈年偈语。重复到这个份上,再拿出来刊磨几周,我也许是个天才也说不定。

头一桩是热,然后是累,接次是焦虑、孤独、庸碌。五子登科,好不热闹。过分敏感不太好,或许像我这样多愁多虑的人,就应该被无情的现实压垮。

然而没有。有时候也会失眠——那多半是那个手机游戏玩得太入迷;也会少食——估计是荤腥摄入过多;还会焦躁——大概是网络连接挣脱了铜缆。总之,一树小草也好,刘某某也好,在这东南一隅也算是立了足(触足),安了家(寄居)。还有什么不满呢?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