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并不忙,并不辛劳,并不憔悴。

我可能是乏了,或者是老了,甚至,是死了。

我看着这一年来空空如也得博客,只能把叹息咽下,把目光从屏幕挪开,去数一数头顶的灯泡灭了几只或者窗户开了几扇。周围静得只剩下在屏幕上掐着时间闪动的光标,黑得只剩下键盘和鼠标的幽幽蓝光,还有一个我,照着惨白的显示器,去思量该如何粉饰这过去的一年。

##看的书少,玩的游戏多

下了好几次单,书架丰满了不少,然而看得极少。常常自诩嗜书之人,结果是好书常有而闲暇总缺——哪里是缺时间,手机电池总归能一天耗尽。反倒是年末总是出差,在火车上多多少少消解了些罪恶。

反面对比是游戏,总共积攒了大约200小时的steam120小时的diablo3,其他许许更是恒河沙数。玩游戏的罪恶感几近于无,只是对自己的评价又下降了几百个百分点了。

##干的活少,长的肉多

(已经是一个大胖子了,已经是一个大胖子了,已经是一个大胖子了。)

勉勉强强结了一个项目,虽然还有些不满意,但是毕竟还是结了。年底的时候来来回回跑了78趟,火车飞机坐了遍。北京公交卡也已经冲了两回,走在中关村街头能给人指路。说是经历丰富,实际也没什么用。

最可怕的是,明明已经奔波劳顿了,体重却是一路高歌猛进。从**增加到**然后是**,扣除衣物也有将近十斤。想必是病了,病重了,病入膏肓了,就快要积疾而殁了。斗大的药方贴在眼前也看不见,抱着被子喊着我要减肥,真是活该。

##结的题少,立的项多

想多写博客,多学知识,多写代码。

结果是空列标题,止步开头;空翻教材,光插书签;空起git,仅有目录。想的是平地高楼,只留下坑坑坑。

就像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