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自己来这里写点东西,没什么特别的触动,所以只能七七八八地乱弹。

如你所知,本人现在是清闲的大四生,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当然,姑且算是一帆风顺地向前进发了吧。现在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插科打诨,胡作非为;除此以外,只剩下感叹欲望与钱包的矛盾关系——这可真是永恒的矛盾。

虽然缺钱,我还是换上了一个便宜的新手机——终于抛弃了陈旧的塞班S60,投入了Android的怀抱;尽管也算不上一见钟情,但是现在的我,确实也开始嫌恶起那部陪伴我差不多有四年的旧手机了。算了,不讲了,刚才忍不住瞥了一眼压在抽屉底层的Nokia E52,感时伤物的心境一下子就泛起来了。

还是稍微讲一点新的手机吧,Xperia Z,对——不是Z1也不是Z2——是Z。我可怜的钱包吐出2,000的现大洋后立马消瘦了,如此残酷地压榨它实在是叫人不忍心。除了学费以外,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独自支出的最大一笔钱了,掏出来的时候还真有点颤抖(笑)。手机没什么大问题,界面简洁,外形美观,不愧是旗舰机(过去式)。能够跳过2.X世代直接进入4.X,说不定还是我的幸运。

前天的时候,毕业设计答辩也风波不惊地通过了。作为当天的排序的最后一位,叽里咕噜讲了十余分钟,老师就只剩下三位了,连提问过程都省下了。有一种感情被欺骗的感觉:这大概是本科的我做的最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了吧,结果就这样毫无意义地结束了——除了答辩的时候我身着痛衫以外。

西安的气候如往年一般闷热,宿舍里热气郁结,好像是把人浸泡在米粥中一样。电扇竭力搅动着浑浊的空气,结果只是增添些嗡嗡的马达声,倒为蚊子掩藏踪迹助力不少。明明有很多事情想做,最后还是说说笑笑把日历又翻过一页,多余的干劲全部消磨在西瓜和冰淇凌上。

再过至多一个月,现今俯拾即是的日常风物就要在一个分镜中被打破;比起考虑下一期作品中会有什么超展开,我更愿意在日常篇中消磨时光。

/*喝酒吃肉*/

以上。